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太古鯤鵬訣

第1226章 拜見執劍長老

太古鯤鵬訣 旋嵐 7742 2019-06-15 14:55

  隨后,楊逍又和眾人交代了幾句,叮囑紀嵐瑛一定要好好帶領大家多多歷練。

紀嵐瑛拍胸脯保證,讓楊逍無需多慮。

看和姑娘那自信的神情,楊逍這才放心離開。

不一會兒,他便在紀嵐山的陪同下來到了紀無涯夫婦的世外桃源。

開門見山地道明了來意后,紀無涯的臉上倒也露出了一絲詫異:“呵,好你個楊逍,竟然想要去殞凰谷,真是藝高人膽大啊!”

“前輩說笑了,”楊逍擺了擺手,“我去那里一方面是為了朋友,另一方面實則也是為了自己。畢竟你也知道,我的奧義范圍達到了百里,未來將會要面對最為恐怖的天侯劫。”

“嗯,我明白!”紀無涯聽聞此言,臉上也多少露出了一絲憂色。

對于任何一個人來說,天侯劫、天王劫都是不堪回首的經歷。

“也罷,這個忙我肯定幫你!”說著,紀無涯喚來于夢曦。

而當于夢曦聽聞楊逍要去殞凰谷之時,亦是露出了驚嘆之色。

隨后,夫婦倆二話不說便為楊逍寫就了一份拜帖。而在楊逍臨走前,兩人又各自給了他一枚巴掌大的短劍狀令符。

“兩位前輩,這是?”楊逍問道。

“拿著吧!這兩枚令符里,各自融合了我們夫婦的一道劍意,關鍵時刻可以救你一命。”于夢曦摸著楊逍的腦袋,笑著道。

說實話,她是真喜歡眼前的這個少年,希望他能夠成為自己的女婿。

只可惜,如今的楊逍已然成婚,所以這話始終沒法說出口。

以前的楊逍對此不了解,不過這段時間來,紀嵐山私底下會和他提及此事,所以楊逍這會兒頗是不敢和于夢曦對視。唯恐對方一時間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歡喜,直接開口提親,自己該如何回答?

于是,楊逍急忙抱拳拱手,感激道:“多謝兩位前輩,事不宜遲,楊逍告辭了!”

說罷,他便與紀嵐山一道,匆匆離去。

“唉!”看著楊逍遠去的背影,于夢曦就是止不住地搖頭。

“算了,這都是兒女們自己的事情,我們就不要替他們操心了!”紀無涯拍了拍夫人的肩膀道,“你沒聽嵐山說么?如今嵐瑛成了戰王殿的大師姐,和這小子以一種無比微妙的關系相處著。這樣,不是挺好么?”

“哼!那可是你的女兒!你這個做父親的就是這樣說話的嗎!”于夢曦瞪了紀無涯一眼,頗是對他的回答很不滿。

紀無涯一腦袋黑線,都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

難道自己不疼女兒嗎?那可是自己的小情人好吧!你這個老婆子懂個啥?

不過么,這種話紀無涯自然是不敢說出口的,否則保準是要去跪劍陣的啊!

“好了嵐山兄,就送到這里吧!”天王殿的山門前,楊逍沖紀嵐山一抱拳,“戰王殿的事情,就拜托你們了!”

“放心吧,一切有我!”紀嵐山微微一笑。

楊逍不再多言,徑直向著兩儀劍宗的方向而去。

當然,他也知道自己如今在東域樹敵太多,尤其是那弒天宮,可是心心念念想要自己的命。所以自己必須要小心謹慎應對才是。

好在,他的“鯤鵬變”如今已經爐火純青,一般人根本看不出任何破綻來。

所以這一路,他并沒有遇到任何的阻礙,甚至于在一些相對僻靜的地方有沒有遇到截殺。

不過,盡管沒有暗殺,但楊逍那強大的感知力還是覺察到了在某些角落隱藏著無比致命的危險。想來,極有可能就是那弒天宮安排在各處的探子,只要自己抑或是他們想要刺殺的人露頭,就會給予他們致命一擊!

“哼,弒天宮,遲早有一天我要鏟除你這顆毒瘤!”楊逍暗下決心。

約莫三個時辰后,越過了一片遼闊的荒原,遠方終于出現了一座浩瀚連綿的山脈。那山脈遠遠望去,就如同一柄柄足以刺破蒼天的利劍一般。即便相隔千里之遙,你都能感覺到那山峰之上所散發出的逼人的劍意。

而在群山之中,有兩座最為高聳的山峰直插云霄,就如同兩根擎天之柱牢牢地支撐起了整片天空一般。

“那里就是兩儀劍宗么?”楊逍驚嘆道。

以前,他聽劍一和慕容瀟提及過這兩儀劍山那恢弘的氣勢。

可無論言語的描述有多么周詳,都遠遠及不上親眼所見來的震撼。

漸漸靠近,楊逍看見山脈的外圍,經常有武道之人來此走動,觀摩一些劍宗強者造就的古跡。

根據古今殿的典籍記載,這些劍山存在的歷史也已不知道有多么久遠。

而兩儀劍宗的歷史上,更是人才輩出。其中一些獨領風騷的劍修更是擁有恐怖力量。他們能夠一劍破開天地、一劍斬斷山川,所造就的偉績足以令后人仰止。

而那其中,執劍長老絕對堪稱是一位繼往開來的集大成者。至少古今殿對他的評價就是如此。

要知道,天王殿和兩儀劍宗歷來就是對頭,能夠得到死對頭這樣的評價足以見得這位執劍長老是何等了得。

又飛了約莫半個時辰楊逍終于來到了劍山的范圍之內。

剛才離得遠他沒有看清,此刻則看見那些山巒的山壁上,布滿了一道道劍痕。

這是那些前輩大能煉劍、或者與人試劍,甚至是自己有所感悟而留下的痕跡。

這每一道劍痕之中,都蘊含著強大的劍意,以至于百年千年都不會消散。讓人看上一眼,就足以想象出當年那驚心動魄的一幕幕。

而這那群山里,那一道道劍痕之下,楊逍看見不少年輕的劍修,不過這些人絕大多數都不是兩儀劍宗之人。

這片區域,名喚“觀劍峰”,屬于兩儀劍宗的外圍區域,任何人都可以來這里觀劍、悟劍,劍宗絕不驅趕。

之所以要這么做,最為主要的緣故,實則也是為劍宗挑選真正的絕代奇才。

畢竟,劍法的修煉最講究一個悟性。若是有人能夠從這些劍痕里體會出劍法、劍意,那這樣的人物才值得劍宗去悉心培養。

否則,只能說你根本不適合練劍。

當然,兩儀劍宗也不會把話說得太明,于是你就可以看見在那觀劍峰之下,有的劍修臉上帶著頓悟的笑容;而有的,則是一臉困厄抑或是一臉茫然;更有甚者,因為完全無法參透而走火入魔,以至于整個人都瘋瘋癲癲。

可以說,觀劍峰之下簡直就是一副人世百態圖,你可以從中看到各色人等。

而按照楊逍以前的脾氣,他自然會去好好觀摩一下那些劍痕。只不過如今他肩負使命而來,便不想過多地浪費時間。

向一個有所頓悟心情不錯的劍修詢問了山門的方向,楊逍急匆匆來到山門前。

“來者為誰!”

剛到近前,就看兩名手持長劍的青衣劍修攔在了楊逍的面前,臉上滿是傲然之色。

“在下蕭楊,求見執劍長老,煩請通報一聲。”楊逍抱拳拱手,客客氣氣道。

如今他改變了容貌,自然也得把名字換一換。

“呵,執劍長老?”這倆人對視了一眼,繼而用無比古怪的目光看著楊逍,其中一個年紀稍大的說道,“小子,你是哪來的?執劍長老是你說見就能見到的么?”

“就是!”另一個年輕之人道,“別說你一個外人,即便是我兩儀劍宗的人都沒幾個能見到執劍長老。我勸你還是快點回去吧!省得自討沒趣!”

說罷,兩人頗是不耐煩地沖楊逍擺了擺手,示意他快走。

楊逍倒也沒生氣,畢竟他早就料到的情況。

就看他呵呵一笑,從懷中取出那份拜帖,道:“兩位兄臺,煩請將這份拜帖交給執劍長老,相信他會見我的。”

這倆人對視了一眼,眼神中古怪的神情更甚。

就看那年長之人也沒伸手去接拜帖,而是淡然道:“我說你小子是聽不懂人話么?我們剛才都說得很清楚了,以我們的身份是見不到執劍長老的。所以,根本不可能給你去送拜帖。”

“就是,”年輕劍修點點頭,“再說了,誰知道你這拜帖里寫的是什么?萬一出了什么紕漏,宗門可是要唯我們是問的!所以我說你還是快走吧!不要再在這里犯我們了!”

“這……”楊逍聞言,一時間也有些為難。

這倆人說得的確沒錯,一個守山的子弟和執劍長老的地位差距實在懸殊,貌似真沒法給自己送拜帖啊!

正為此而發愁,突然就看那倆劍修猛地站直了身子,繼而目光恭敬地看向了遠方。

楊逍一抬頭,頓時喜上眉梢。

就看那個方向,劍一正朝著這邊飛來,想來是歷練方歸。

不過,楊逍也并沒有立刻上去和他打招呼。

畢竟,從之前和鶴忘塵的聊天他已然知道,事實上那弒天宮在各大宗門里都有著暗子滲透,且這些暗子彼此間都不認得對方,可謂藏得極深。

如今,自己可以說已經上了弒天宮頭號通緝名單,一切行事都需要小心謹慎才行。

若是自己冒然和劍一打招呼,極有可能會被人認出來,那樣情況就不妙了。

想到這,他索性悄然站在了一旁,默不作聲。

“見過師兄!”劍一來到近前,那倆劍修恭恭敬敬一抱拳。

沒辦法,對方乃是執劍長老親傳弟子,在宗門內地位超然。

劍一點點頭,隨即他一扭頭瞧見了一旁改變了容貌的楊逍,便隨口問道:“這人是誰?”

“啊!對了!”年長的劍修聽聞此言,急忙道,“師兄,此人名喚蕭楊,他說來此是要求見執劍長老!”

“哦?蕭楊?”劍一聞言微微一皺眉,突然間似乎明白了什么。

而就在這時,他的耳畔傳來了楊逍的聲音:“三弟,是我,先別伸張,假裝不認得我。”

“嗯,明白!”劍一點點頭。

關于弒天宮的事情他如今也是有所耳聞,于是傳音道:“大哥,那需要我怎么做?”

“我此番是有些事情想要和執劍長老請教。而我這里有你師兄和師姐為我寫的拜帖。”楊逍道。

“嗯,這就好!”劍一又點了點頭。

有了拜帖,就可以名正言順帶楊逍進去而不會引起什么懷疑。

就看劍一來到楊逍面前,裝作不認得對方,略帶傲然地道:“你要見我師尊?”

“沒錯,在下蕭楊,見過師叔!”楊逍沖劍一一抱拳。

“哦?你叫我師叔,莫非你是我師兄的弟子?”劍一問道。

“不錯,師尊的名諱是紀無涯,故而閣下乃是我的師叔!”楊逍道。

既然演戲,總要演得真一點。

果然,那倆劍修聽說這蕭楊竟然是紀無涯的弟子,臉上的神情頓時變得不一樣起來。

盡管紀無涯夫婦當年去到天王殿引起了不小的爭議,可到底人家的實力、身份和地位擺在那里。就憑執劍長老親傳弟子的身份,就沒有膽敢小看他們。

劍一點點頭,道:“那你此番前來所為何事?”

“師尊近來得到一件不錯的寶物,于是就命我送來,呈給師祖。此乃師尊的拜帖,還望師叔引薦。”說罷,楊逍將拜帖遞了過去。

“哦?師兄又得到什么好東西了?”劍一佯裝驚詫地接過拜帖,掃了掃上頭的內容。

那倆劍修很是好奇,可盡管如此,兩人也不敢有任何僭越的行動,只能低著頭壓制著自己內心的好奇。

“行,你隨我來吧!”劍一看罷,沖楊逍擺了擺手,隨即縱身一躍向著劍宗的核心區域而去。

這倆守山門的劍修哪還敢攔阻,立刻把路讓了出來,楊逍沖兩人呵呵一笑,緊隨劍一而去。

來到了劍宗里頭,飛行在一座座劍山之間,楊逍這才能真切地感受到這片天地所蘊含的強大劍意。

對于劍修而言,劍意的重要性甚至堪比靈力,對于提升劍修的攻擊力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楊逍雖然算不上純粹意義上的劍修,可他最主要的手段之一也的確是劍法。

所以這一刻,他也將自己完全放開,盡情地感悟著這片天地間的各種劍意。

約莫飛躍了百座劍山,兩人終于來到了一座氣勢極為恢宏的山巒跟前。

劍一指著高出的一個洞府道:“大哥,那里就是師尊清修的所在了。”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澳门三分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