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雪琪與野狗道人】【完】:性姿勢48式真人圖片

  • 【陸雪琪與野狗道人】【完】:性姿勢48式真人圖片已關閉評論
  • A+
所屬分類:愛愛小說

高清美女視頻亞洲免費啊不好大好舒好深一女四夫小東西下面敏感成這樣好大雙子母性本能日本高清視頻:色情www【陸雪琪與野狗道人】【完】:性姿勢48式真人圖片 凌晨十分,死亡沼澤邊緣的一處斷崖,一個白衣麗人躺在碎石枯葉之中,雪白的衣服上沾滿塵土,不醒人世。

斷崖不遠處,野狗道人正得意洋洋地撐著一把周小環送過的傘,不過看他神色,自然是找不到什么見義勇為、拔傘相助、憐香惜玉等等字眼,更何況此時在這荒山野嶺,也著實找不到那機會。

忽然,野狗道人看見那斷崖處又一道人影若隱若現,心生疑惑,心中暗道:

「嘿嘿!莫不是這雨太大,把天上的仙子沖落凡間吧?」野狗道人這般想著,便提步,走上前去。等到離那昏迷女子近在咫尺之際,見果真有一人,是一女子(不過因為臉部朝下,看不清是誰),思索片刻,他又猶猶豫豫走上前去,腳在那白衣女子的腰部輕輕一提,將那人翻過身來。

「陸……陸……陸雪琪!」野狗道人這一驚非同小可,那雨傘被其猛然扔飛,如同驚弓之鳥一般,撒腿便跑!

「我的老天啊!這女煞星怎么在此?十年前就打得年老大毫無還手之力,現如今如果被她逮著,非被一劍劈作兩半不可!」野狗道人瞬間就躲得老遠,等了片刻,見那女煞星紋絲不動。野狗道人定定心神,大著膽子又往回走去。

「看來這災星是昏睡過去了。趁她還沒醒,本道爺還是一腳把她踢落山崖!

嘿嘿!那我也算為魔門除去一大害啊!哈哈!到時,我一定會名聞天下,成為一代魔門巨梟!那只能天妒紅顏吶!嘿嘿!陸雪琪,你可別怪本道爺心狠手辣!」野狗道人狠狠吐了口口水,瞪了陸雪琪一眼,便要一腳揣上去……可這一眼,卻不知怎么,讓他有些失神,腳下一慢。而陸雪琪美目猛然睜開,身子如同閃電一般,猛然掠起,白衣飄蕩之間,】:性姿勢48式真人圖片一把天琊神劍已然橫在野狗道人的脖子上。

野狗道人頓時大驚,汗如雨下,趕忙問倒:「陸姑娘,你沒事便罷?可擔心死本……小道了!如今看來,沒事便罷了。」陸雪琪微微皺眉,思索片刻,問道:「你是何人?陸姑娘又是何人?」野狗道人一聽,目瞪口呆,心想:「這陸雪琪莫不是得了失魂癥?」陸雪琪眉頭緊索,一手仗劍持劍,一手按著腦袋,苦思片刻,卻一無所獲,頓時惱羞成怒,憤然道:「快說,你剛說的究竟是什么?你叫我陸姑娘。難道我姓陸?你又叫什么?你是不是認識我!我到底是誰!」野狗道人感到一絲刺痛,知道脖子被天琊神劍劃破,頓時嚇得差點跪在地上,眼中淚水更是立馬奪眶而出,一邊舉起衣袖擦著眼淚,一邊嗚咽道:「你……你不認得我了……真的不認得我了?」陸雪琪見野狗哭得那般凄慘,心中不忍,將天琊從野狗的脖子上微微挪后,柔聲問道:「大男人哭哭啼啼作甚!你到底是誰?」「我……我是你的夫君啊!難道你忘記了?」野狗道人急中生智,把心一橫,為了保住性命撒下彌天大謊。

「你是!我……我的夫君?」陸雪琪聞言一窒,持劍的手也垂了下來。

「是!是啊……你是我的妻子!嗚嗚……」野狗道人見陸雪琪的反應,知道有戲,哭得更是淅瀝嘩啦。

陸雪琪見野狗哭得傷心,心中更是疑惑,但又覺得不似說假話,這種感覺好生奇怪,細聲問道:「你真的是我夫君?」野狗道人嗚咽道:「雖說上天有好生之德,可……可這荒郊野嶺的,你要不是我妻子,何人會來此地尋你!我是為了救你才來此地的!我何必說謊?」陸雪琪低頭思索,這話說的也不無道理,心想:「難道這人真是自己夫君?

如果是真的,為什么自己會有種厭惡的感覺呢?」野狗道人見陸雪琪舉棋不定,便開口道:「看來你是在失散時失失去記憶了。

不過沒關系,我一定會讓你慢慢記起來的!你先跟我回去,好嗎?」說完便含淚看著陸雪琪。

陸雪琪思索片刻,點頭答應。

隨后陸雪琪與野狗道人兩人便御器向沼澤外的大王鎮飛去。

原來陸雪琪與張小凡在死亡沼澤中大戰,最終被黑水玄蛇所擾,而陸雪琪也被黑水玄蛇的尾巴抽中,飛到沼澤外沿的一處斷崖,恰巧被路過的野狗道人遇見。

「剛才你說,你我是道侶,難道就住在這?」陸雪琪皺著柳眉開口問道。

此刻兩人已經來到大王鎮,站在一座客棧門前。

「不不不……這只是我暫時住的地方。我為了尋你,離開你我的修行之地,走遍大江南北,最后才在這找到了你。你若還是不信,可以隨我上樓檢查你的東西,你以前用了一些貼身衣物,我都隨身帶著!」說完,野狗道人便率先走進客棧。當二人進入客棧之際,整個碩大的客棧頓時鴉雀無聲。

這是何等諷刺的一目:男子長得似狗似材,五大三粗,渾身油膩,一看便倒人胃口;女子絕代風華,似九天仙子一般,耀如春華,讓人目眩神移;二人肩并肩走上樓去,進入同一間屋內,關上門。

等到房門關上,客棧之內的眾人驚起沖天喧嘩。

天字一號房內,陸雪琪端詳四處:簡陋無比,房間狹小,裝飾單調而樸實。

頓時眉頭緊鎖,腦海中隱約記得,自己的家應是曲廊亭榭,池塘花木,軒院曲回,風景幽雅……「你說,你我是夫妻。還說,你帶著我平時用的衣物,現在拿出來給我看看?」陸雪琪凝視著野狗問道。

「那還有假!」野狗道人連忙回答道。

隨即,野狗道人開始擺弄四處的柜子,過了一會,手中便拿出一大堆的褻褲、肚兜,拿到陸雪琪面前,說道:「你看!這些東西都是你的。」其實這些都是野狗道人跟周一仙到處招搖撞騙時,從一些女子的家中順手牽羊偷來的,畢竟長成這么一副丑樣,即使連青樓女子也不愿做他生意,也只能做些偷雞摸狗的事,然后在夜間在床塌上自愉自樂……「話雖如此……」陸雪琪紅著臉從一大堆衣物中拿出一件肚兜端詳一陣,發覺這件衣服明顯比自己身上的小上一號,嬌羞地問道:「這衣服好似與我不合身啊?」「這個……」原本被嬌羞的陸雪琪勾去心神的野狗道人一聽,頓時牙口無言,隨即目光一轉,深情說道,「盡管你平日高高在上,但是對魚水之歡所求巨大、敢玩敢耍。你自己還說:」自己是堂上貴婦,床上蕩婦。『否則這些衣物又從何而來?難道我一修道之人還會去偷那凡間女子的衣物嗎?而且……你還說過:

「自己早年曾偷偷跑到青樓……扮演各種風塵女子……求魚水之歡……」「啊……」陸雪琪的臉色頓時一片通紅,不知是羞是怒,大呼道:「你……你胡說……我……我怎可能是此等浪蕩的女子?」「你不相信嗎?」野狗道人嘴巴一撇,繼續說道,「你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嗎?

你姓露,名穴!嫁與我為妻!」「全名叫露穴妻(陸雪琪)。你有印象嗎?你想,你若不是蕩婦,怎么會取此等名字?」野狗道人覺得自己可以瞞天過海。

「露穴妻!露穴妻?好熟悉,我似乎真叫此名字?」陸雪琪頓時一窒,滿臉通紅,不過表情暗淡了下來,心想:原來自己叫露穴妻,是個蕩婦。

「夫君,對不起,露……露穴妻讓你擔心了!」陸雪琪紅著臉吞吞吐地說道。

「雪琪啊!為夫擔心死你了!你能想起來太好了!你我是夫妻,你又何必作出這等姿態?」野狗道人終于松了口氣,知道自己的小命保住了。

野狗道人坐到床上,抖抖僵硬的雙腿,看著站在自己眼前的陸雪琪,臉頰羞紅,姿態忸怩,頓時心生邪念:鬼厲,你的紅顏知己以后就是我的了。

于是野狗道人便趁熱打鐵,猛然上前一把抱住陸雪琪,將她摟在自己懷里,裝作深情,實則感受著那自己原本永遠無法觸及的身體。

「啊……你要做什么?」陸雪琪被野狗一把抱住,嬌軀亂扭。野狗那強壯有力的身體緊緊地貼著她,雄厚的男子氣息夾雜著汗液味道,使得陸雪琪面上紅暈朵朵,呼吸急速,酥胸起伏,足以勾起任何男人的欲火。

「你是我的妻子!要是在往日,你早將我按倒在地!」野狗道人知道陸雪琪已經是自己的了,強忍著欲火,沒有進一步的動作。

陸雪琪感覺野狗沒有進一步的動作,以為他太想念自己,便沒有在反抗,玉頰羞紅,順從讓野狗抱住。

過了一會,野狗道人依依不舍的松開陸雪琪,開口說道:「我們這就回家,好嗎?」陸雪琪一聽,細聲回答:「嗯。」隨后兩人便收拾東西,結賬退房,出了客棧,御器向中原飛去。

原來,野狗道人見陸雪琪被自己完全騙住,為避免遇到相識之人,發生不必要的變故,決定先帶失憶的陸雪琪離開這是非之地,找個地方再好好享受這個撿來的「妻子」。果然,不久之后,周一仙便來到客棧尋找野狗,不過聽聞野狗帶女子離開,心想其本性難移,便不在理會,任其離去。

兩人飛行一段時間之后,野狗道人望著身邊陸雪琪,那在風中搖曳的誘人身姿,頓時欲火中燒,決定在附近的城鎮找間客棧,先泄瀉火,開口說:「雪琪,太陽快下山了,我們先找客棧休息,明天再趕路,如何?」陸雪琪一聽,點頭答應。兩人就近找了家客棧,住下。

為求不讓人打擾,野狗道人在客棧內外布下迷魂陣,讓附近的人都睡死過去,然后才返回房間。

野狗道人一進屋,反手就把門鎖上。看著那在燈火下的倩影,野狗道人再也忍不住了,猛地撲了上去,抱住陸雪琪,一雙大手在那無暇的身體上到處游走。

「啊!夫君,別……我……」原本低頭思索的陸雪琪頓時不知所措。

「且慢……讓我好生想想……恩……不要……」陸雪琪連連掙扎,想要出手震開對方,可是心中想到此人是自己夫君,而且又為自己這般辛苦,剛舉起的手掌便漫漫軟了下來。

「雪琪啊!這又如何,你我可是夫妻!」野狗道人哪肯放手,舌頭如一只野狗般的在陸雪琪的頸上、耳下拼命的舔弄。

陸雪琪羞憤交加,怒斥道:「且先住手!我還是不信!我是你所說的放蕩女子。」野狗道人已經是如箭在弦,自然置之不理,一面繼續舔弄她的粉頸,一面斷斷續續地說道:「嗯……還不相信嗎?往日你可是不是這般反應。」陸雪琪的粉臉紅的好似晚霞,脖子上傳來的麻癢感覺,使其難耐地扭動著。

她雖然知道自己修為遠高于對方,卻不敢真傷了對方,如此一般,卻被野狗一把抓住右手輕輕一擰,她又不敢掙扎,只得雙目緊閉,任憑野狗擺布。

野狗道人的右手逐漸移向她雪白的領口,突然猛力一撕,那象征冰清玉潔的雪白長袍,只聽「嘶」的一聲,領口被撕開,直至胸襟!

「啊……你住手……快些住手……我……我不要……」陸雪琪驚慌的叫著。

野狗道人也不言語,雙手齊動,將陸雪琪的長袍撕個粉碎,那潔白的絲緞肚兜和褻褲暴露在他眼前!

「你!你……你要再不動手,我定不饒你!」陸雪琪失聲威脅到。

野狗道人自然仍是為所欲為,低頭向陸雪琪胸前望去,那飽滿的胸脯如同沙堡,肥碩誘人。

「這!陸雪琪居然有如此大的本錢,仙子般的樣貌下,既然藏著此等巨物!」野狗道人迫不及待埋頭壓進這巨大的肉峰中間,盡管還有層肚兜,但此刻的感覺實在無法言語。

「夫人啊!你就別說傻話了!我們是夫妻,這等事平日里不是司空見慣了嗎?」「話……話雖如此……可……我總覺得作此事不妥。」野狗道人早就被欲火燒的理志全無,哪管妥當于否,左手往陸雪琪胸前一探,扯住肚兜,向外猛然一拉,「嘶啦」一聲脆響,碩大而飽滿的玉女峰出現在眼前。

「啊……不要……」陸雪琪驚呼一聲。

野狗道人那一雙灼熱的手掌,已然攀上了這對眾人夢寐以求的雙峰……陸雪琪只覺得從為有過的羞辱感侵襲大腦,那是一種從來沒感覺過的酥麻感。

「難道自己真是蕩婦!以前的自己就是一直深醉在這種感覺之中嗎?」只能感覺自己的身體在酥麻中瑟瑟發抖。

野狗道人急紅了眼睛,隨著那二十余年未落入男人眼前的雙峰立時彈起,陸雪琪余下的衣服也紛紛掉落,此時整個身子完露出來!

陸雪琪不由得雙目急睜,雙手連忙遮掩身子要害,左手橫在胸前,右手擋在跨下失聲驚呼:「夫君……穴妻……穴妻總覺得……羞煞至極……」野狗道人卻為之一怔,心想:「這娘皮這么快就喊起自己編的這名字了!」只見這位如九天仙子般美妙的佳人,一身冰肌雪膚,嬌嫩如月光銀華。為鬼厲舞劍十年,那身子練的自然豐滿且彈性十足,真是「無情崖下有情人,十年雙峰以出塵」。

此刻陸雪琪挺實的胸脯如銀盤般,驕艷奪人心魄,那藕臂潔白晶瑩,香肩柔而圓滑,玉肌豐盈飽滿,雪膚光潤如玉,曲線修長優雅……那冰冷的女子已然出落成這般了嗎?

「啊……不要……那里絕對不行……」說話間,野狗道人猛然跪下,分開了她的雙腿,陸雪琪感覺下身一涼一熱,原來野狗已經猛然俯下頭來,兩片厚實狗嘴,瘋狂的吻上了她的桃花源,在她那紅色微微發紅、飽滿的花唇之上不停地吸吮舔食……如同遭受雷擊一般的陸雪琪腦中瞬間一片空白。她感到萬分羞恥,卻又沉醉于這讓人酥麻到骨髓之中的感覺。

「難道……難道這便是以前的我所追求的嗎?果然是無比美妙的感覺,這種感覺雖然是自己極是排斥的存在,卻又使我身醉其中,這到底是對是錯……」野狗道人埋頭在醉人的桃花源,舌頭如靈舌一般鉆進鉆出,那鮮紅的肉穴終于開始分泌出道道淫汁。

末了,野狗道人猛然抬起頭來!

那陸雪琪如同深醉在肉欲的深淵之中,雙手環住野狗的頭部,臀部向前挺著,彎著身子,臉色一片迷茫。

「雪琪啊……你一直是個的女子!以前每日每夜都要不斷的向我索取這種快感!總是待我在深夜沉睡之時,鉆到我下體將我的肉棒兒塞進嘴中舔舐到天明!幾年如一日從未停息……」野狗道人地笑著,站了起來,將胯下的肉棒掏了出來。

「啊……」陸雪琪雙手捂住珠唇,從未見過的怪物彈在眼前,不知所措,心想:這……這便是男子的跨下之物?

「這便是我的肉棒……你夜夜含在嘴中的肉棒,倘若你要完全恢復記憶,那么此刻含它,自然會記起過往!」野狗道人將那巨大的肉棒在陸雪琪眼前晃蕩著。

「這便是肉……肉棒?我夜夜含在嘴中的?」陸雪琪目光迷離,盯著那陌生的男子肉棒,心中卻無一星半點的印象。

野狗道人張狂一下,身子靠在八仙桌上,伸出雙手按在陸雪琪的肩膀上,將她像木偶一般拉到自己身前。在陸雪琪愣神之際,酒紅色的臉頰已經靠下野狗的肉棒了。那濃厚的男子氣息,夾雜著酸臭的尿液撲面而來,熏得陸雪琪陣陣暈旋,恍惚之中,野狗道人腰一挺,將肉棒的龜頭頂在麗人的珠唇上。

「這是你最喜歡的!好好享用吧!」野狗道人看著呆滯的陸雪琪,左手輕輕地捏住她的俏鼻。由于呼吸不暢,陸雪琪雙眼瞪起,嘴巴本能的張開,野狗道人見機不可失,肉棒一頂,整個巨大的肉棒擠進了女子的櫻桃小口之中……「啊……」「恩……」兩人同時驚呼,那無與倫比的溫暖感覺讓野狗舒爽無比地仰起頭,雙眼半瞇,一臉舒服。陸雪琪則瞪大雙眼,嘴巴里被有一件巨大的東西塞滿,發出「嗚嗚嗚……」的悶哼之聲。

「這便是丈夫的肉棒嗎?這便是我陪伴我數年的東西嗎?」陸雪琪只感覺嘴巴里灼熱的肉棒飛快的來回運動,口水洋溢而出。同時由于野狗的大力抽送毫無憐香惜玉可言,晶瑩的口液滑落下來。

野狗道人的肉棒使勁地在陸雪琪的小嘴內抽插,雖然舒爽無比,卻有些缺憾,因為這陸女俠沒有給男子品過蕭,牙齒每次都擱得野狗的龜菱生疼。

「用舔的不要用咬的,舌頭在肉棒頂端旋轉。啊!對了!對了!嘴唇用力將牙齒縮到唇后,對對……啊!很好!」野狗道人望著已經跪在自己面前的陸雪琪,開始細心教導起來。

「恩……哦哦……恩……」陸雪琪聽著野狗的話,出于不想違抗自己丈夫,照著指示開始學習。

「露穴妻之名果然名不虛傳,這樣一學便會!真是有做蕩婦的資質!」野狗道人見陸雪琪學的有模有樣,心想:這天仙般的人,資質果然奇佳啊!怪不得能在短短幾年內又如此修為,果然是奇女子!這次真的是檢到寶貝了!陸雪琪將要成為我野狗道人的跨下淫婦了!

「好!好琪兒!」說著,野狗道人招來一長凳,坐在凳子上,背靠八仙桌,一只手按著陸雪琪的頭,仰著身子,享受陸雪琪的服侍。

此時的陸雪琪完全跪在地上,雙手撐地,豐臀翹起,像條母狗一般。而她的頭卻不停地搖晃著,小嘴中的香舌靈活的纏繞著肉棒,努力地吞吐著。

「嘩……嘩……嘩……嘩……」「嗚嗚……」「嗯嗯……」安靜的房間里傳來陣陣聲響,有吞吐的呻吟,有陸雪琪的嗚咽聲。

過來一會,野狗道人忽然直起身來,雙手用力地、緊緊地把陸雪琪的頭壓在自己的下體,而陸雪琪只能舉起右手無力地錘擊著野狗。

「啊!」野狗道人一聲怒吼,肉棒刺入陸雪琪的咽喉,積累已久的精液一瀉而下,順著食道進入陸雪琪的體內。

「唔!」陸雪琪雙目圓睜,右手無力的垂下,小嘴努力的吞咽著。

隨后,屋里只剩下「嗯唔……嗯唔……」的聲音。

「好!很好!琪兒!你真是我的好妻子!」野狗道人無比滿足的說著,隨即把肉棒從陸雪琪的小嘴中拔出。

陸雪琪無力地坐在地上,喘著氣,碩大的乳房隨著呼吸上下起伏,臉頰布滿春色,白里透紅,嘴角掛著一絲晶瑩的液體,紅舌不經意的舔著,魅力倍增,看得野狗雙眼血紅。

「那么,現在便換作我來伺候你吧!」野狗道人隨即將陸雪琪從地上抱到床上,脫去自己的衣物,全身赤裸,分開她那雪白的雙腿,把左腿扛在肩上……「不要……請夫君不必顧慮穴妻的感受,就此罷了……我……我總覺得不能在做下去了!」陸雪琪說完已是面紅耳赤,雙手遮在自己的下體,可惜那殷紅的桃源地,已是泛濫成災……「這怎么成!來而不往非禮也,夫君便讓你好好回憶下……夫妻間的樂趣!」野狗道人迫不及待,一手拉開陸雪琪遮掩的玉手,另一手扶著大肉棒在其殷紅的桃花源磨動起來。

「不要……這……不行……記憶……沒有回來……從來沒有過……這等事……」陸雪琪心房猛然跳動起來。

「怎么回事?這種感覺,在私處磨動的感覺,這是怎么了?全身如遭電擊,侵襲著靈臺之中每一寸土地,那私處之中傳來的快感,讓我本能的作出回應!到底怎么了?往日不是時常經受嗎?為何身體會有此等反應?」「是時候了!」野狗道人心頭狂跳,挺著肉棒,橫刀立馬!

「這一刻即使天上仙佛,地下惡鬼,沒人能阻止我的動作,即使永墮森羅,我野狗自當殺她個丟盔卸甲。」野狗道人念罷,腰腹猛然一挺,那與世隔絕的桃源圣地,被其一擊破開……「啊……等等……請夫君……」沒待陸雪琪話音說完,一股巨痛侵蝕周身,身子整個弓了起來。

陸雪琪眉頭緊鎖,晶瑩的肌膚閃爍起一片粉色;一對嬌嫩的豪乳,猛然顫動,如同滾滾長河,波濤洶涌;腰腹之下傳來的巨痛使其身子抽搐;一絲血絲,夾雜在點點晶瑩,從她大腿內側滑落下來。

「啊……好痛啊……為何如此疼痛……為何?」陸雪琪眼眶晶瑩點點,雖然修道之人這點疼痛微不足道,只是心中仿佛一塊圣潔之地被人掠奪一般,一股無名的失落感覺侵襲著心頭。

「是什么?什么東西被奪走了?為什么我會這般!」「……哦……夫人不必驚慌,你每次行房都是這般疼痛的,這叫先苦后甜,你很快便舒服了!」說話間,野狗道人已經拉開駕駛,巨大的肉棒再次狠狠的插進了花徑深處,加上那如野獸般力量,頂得陸雪琪又是一聲高昂:「啊!」野狗道人原本就是被野狗養大,身體異于常人,那肉棒也是天賦異丙,一番沖擊之下,初經人事的陸雪琪哪里有經受過這等房事,桃花源中已然汩汩溢起。

陸雪琪緊咬珠唇,身體一陣一陣的晃動著。

「難道自己真是天生蕩婦!這般被其玩弄,卻生出這惱人的感覺……」「陸雪琪,你的反應還真是啊!果然和以往一般啊……我看你很快便能想起以前了……要不我將你扛到樓下去,眾目睽睽,或許那等刺激,你便瞬間恢復記憶。」野狗道人望著胯下的美人,腰肢不停地聽松,嘴中不停地說著羞辱的語言,內心感到無比的快意。

「張小凡!鬼厲!你滅我滴血門,我殺不了你!不過,我現在可是奪走你女人的紅丸,還可以殺她個片甲不留、跪地求饒!」「啊……不要……我絕對不要……我不是……穴妻!不是……淫…………」陸雪琪白皙的雙腿被野狗抓出道道紅色的血痕;自己左腿被野狗扛在肩上,兩腿打開,如同一把大開的彎弓;那粗大的肉棒在自己的下體飛快進出,如同彎弓上的利箭一般,而野狗正是那開弓射箭之人。

那種痛而酥麻的感覺讓陸雪琪如升云端,耳邊一陣陣刺激的話語羞辱讓她羞憤欲死。仙子般的陸雪琪,【陸雪琪與野狗道人】【完在這種欲仙欲死的感覺中,在野狗那汗如雨下的丑陋面孔和肉棒一下下的抽送中,開始慢慢墮落!

「我插……你真是個蕩婦!我這就扛你下去當眾干!可好……你心中定是千般認可吧?」野狗道人的動作大起大落,黝黑的丑陋的屁股在那陸雪琪的跨下連連聳動。

「我……不行……露穴妻!不是蕩婦……我不是……啊……好滿……你……」陸雪琪羞憤難當,想要開口反駁,偏偏下體傳來的陣陣快感襲來,卻只能發出,一道道蕩人心魄的呻吟聲。

「口口聲聲叫自己露穴妻!還說不?你這天生的到付!失憶了,還這般!」在精神與肉體的雙重轟擊之下,漸漸產生異樣的快感,加上陸雪琪先入為主的意識,認為自己以前就是之極的女人,內心的束縛被完全打開!

「隨意吧!放縱吧!或許這般還能恢復以往的記憶!」陸雪琪一邊想著,一邊呻吟著。

只見陸雪琪此刻小口微開,呼吸急促,陣陣舒爽的感覺,入心入肺,那口中的話語早已無法成句,銀鈴般的呻吟聲讓野狗虎軀一顫,腰腹更是如電如疾。

「嗯……嗯……嗯……嗯……嗯!」「雪琪!快,快叫床給我聽!你不是最喜歡叫床的嗎?興許越叫得,越是能回憶起來!」野狗道人在那仙境般的桃花源中拼命地抽送,忽然覺得不過癮,把肩上的玉腿放到腰間,抓著那不斷晃蕩的巨乳,腰下進進出出,口中吩咐道。

「啊……啊……哦……我……我不會……我不會叫……床……」「是嗎?為了使你恢復記憶!你不叫的話……我便不插了!」野狗道人飛快的一插到底,然后肉棒在的滋潤下,又退到了洞口,不再向下施壓。

陸雪琪初經人事,哪受過次等挑逗,眼看要到達巔峰,突然一切動作都停了下來,這如同半吊在天空之中,不上不下!惱人魂魄,逗人骨髓啊!。

「夫君……好……好夫君……不……不要……停下啊……快些……治治穴妻……」不上不下的感覺讓陸雪琪不禁哀求道「快叫!叫好聽些……叫的越越好……否則……為夫就不插了……」野狗道人仍是咄咄逼人。

「嗯……」那惱人的快感得不到補充,陸雪琪的桃花源如同有千萬只巨獸在那跑動。

「這羞人的叫床,也不知道如何做?自己又忘記了!還是其實從來沒有做過……」陸雪琪有些委屈的眼淚婆娑起來。

「見你可憐……夫君就教教你……」野狗道人看著酥癢難耐的陸雪琪,自己何嘗想停下來!隨即腰部向下一挺,再次把肉棒送進桃花源深處。

「哦!」陸雪琪再次弓起身子,雙腳不由得緊緊地夾住野狗的腰部。

「好……好騷貨……夫君的肉棒干的你舒服嗎?」野狗道人問道。

「舒……舒服……」陸雪琪這次學乖了,喘息地說道。

「哪里舒服啊?」「小……小……」「小什么小……說啊!否則又不干了!」野狗道人狠狠頂了一下,做勢便要停下!

「別!別……小穴……露穴妻的……小穴好舒服……」在情欲驅使之下,陸雪琪已完全神情迷亂!

「罷了!罷了!就全身心放開自己又如何!自己本是個浪蕩的女子!」陸雪琪嗲聲嗲氣地哀求道:「夫君……好夫君……穴妻求求你!用你的……大肉棒……抽插奴家……啊啊……讓穴妻的……小穴插滿……奴家情愿被你干死!

啊……」在哀求中,陸雪琪伸手抱住野狗的脖子,雙腿夾緊野狗的腰部,整個人完全掛在野狗身上。只見那碩大而豐滿的巨乳狠狠地摩擦著野狗那漆黑的胸膛,纖細的腰肢瘋狂地扭動著,雪白的臀部一上一下的聳動著。

「看你的模樣,很快便能恢復記憶了。現在夫君我告訴你一些我的事。

你夫君我自稱野狗道人……明兒我們回去,讓我爹……便是你公公……一只老野狗!讓它來好好疼愛你這個兒媳婦!絕對有利于你的記憶恢復。」興奮無比的野狗道人開始語無倫次。

「啊……不要……怎么可以……我是你的妻子……怎么可有……讓別人……啊啊……而且還是……公公……啊!」陸雪琪的下體噴出一大股,嘴里不依的說道。

「好琪兒……告訴我……夫君的肉棒在那里?」「在……夫君你的大肉棒在穴妻的騷……騷穴里……」「不錯……自己都會說『騷穴』這個詞了!」「啊……啊……是……是夫君教導的好……」聽到美人的淫言浪語,野狗道人連連抽送,一棒當先,大起大落深深撞進陸雪琪的桃花源深處。

「啊……用力……的插……啊……天吶……沒想到……穴妻,以前過是這般美妙的生活……了……漲死我了……嗯……穴妻不行了……你頂……頂花心了……啊……穴妻的小穴被你插……插破了……」「我的好琪兒,你真是騷啊!就這樣全身心的放松吧,尋回你以前的記憶吧!

插的你爽嗎?」「爽……好舒服……夫君大人……夫君哥哥……你插得……騷穴爽死了……美死了……穴妻與以前一般……是個蕩婦……啊!」「哦……好蕩婦……你好浪……好……天生的淫娃……嗯……夾……使勁用你的騷穴夾我……」受到陸雪琪淫語的的刺激,野狗的攻勢一浪高過一浪,雙手托著那豐滿的臀部,走到墻邊,把陸雪琪壓在墻上,又是一番強烈抽插。因兩人劇烈運動,身體的結合之處的不停地滴落,立身之處更是生成一灘水漬。

「嗯……好相公……好夫人君……你真行……啊……用力……用力插啊……好棒的大肉棒……啊……爽……爽死了……哦……」陸雪琪被欲望包圍,如蹬仙境,雙眼上翻,一股沖天的快感直襲天靈,已然什么都不管不顧,她此刻只想野狗更快更狠,讓她飛上天際……一句句的話語,根本讓人難以相信居然出自冰山美人陸雪琪的嘴里。

「插……插死你這騷貨…讓全天下的男子……插穴你……你這個蕩婦……哦!」「穴妻是騷貨……啊……是蕩婦……夫君盡管……插我……穴妻底子雄厚……想來我以往練就的這身本領……便是挨插而學的……插我這的……騷穴……不行了……飛了……啊!」盼望已久的高潮終于降臨陸雪琪的身上,伴隨著抽搐的玉體,大量的淫液自下體流出,流到地上。

「哦!」被陸雪琪一刺激,野狗道人也達到頂點,猛的往墻上一頂,肉棒長驅直入,隨后精液傾瀉而下,滋潤了這新開墾的土地。

得到兩次發泄之后野狗道人,頓時覺得神清氣爽,停滯的修為更是有突破的跡象。于是,野狗便把陸雪琪放到床上,打算去洗個澡,順便提升修為。

看著床上的陸雪琪,臉上掛著滿足的表情,雙目含春,喘息帶動那誘人的乳房一陣陣顫動,修長的玉腿時不時的摩擦著,私處不停地流著精液,野狗那丑陋的嘴裂得更大。他俯身貼到陸雪琪的耳邊說道:「琪兒,為夫去去就來,好嗎?」「嗯!夫君。」陸雪琪發出嫵媚的聲音。

野狗道人一聽,心中大悅,雙手又在那堅挺的雙峰上狠狠地抓了一把,然后轉身向浴室走去。

客棧的澡堂之中,野狗道人無比愜意的泡在水池之中,想起今天像做夢一樣的經歷,不僅坐擁青云第一美人,更是修為突飛猛進,不僅「哈哈」大笑。

笑聲停止之后,野狗道人開始思索如何處理陸雪琪:直接離開估計是最穩妥的辦法,也不知她什么時候恢復記憶。繼續騙她,就可以繼續享受她那美妙的身體,不過,如果她突然恢復記憶,我估計小命不保。

就這樣,野狗道人一邊泡澡,一邊思索著。就在這時,澡堂的門被打開了,一道倩影若隱若現先,誘人的曲線水汽中顯得更加誘人。

「夫君……你在嗎?」嫵媚的呼喚聲直接鉆入野狗道人的腦海中。

原來,陸雪琪在床上躺著休息,片刻之后,仍不見自己的夫君回來,便決定去找一下。看著地上破損的白袍,陸雪琪滿臉的無奈和春情,赤裸著身子悄悄的打開門一看,才發現客棧的人都昏睡過去了,心中頓時了然。于是便赤裸著雪白的嬌軀,緩緩地從屋里走了出來,走下樓梯……「嗯!嗯……」盡管知道在場的人都睡著了,但大庭廣眾之下赤身而行的感覺仍然刺激得陸雪琪春心蕩漾。

只見一絕代尤物,赤裸著誘人的玉體,邁著輕輕的步伐,從樓梯上走下來。

左手揉搓著自己那巨大的乳房,右手在自己的私處攪動著,誘人的紅唇微張,發出陣陣呻吟聲。

「啊!」當陸雪琪走到大廳時,身體不禁一陣抽搐,私處大量淫液流出,瞬間跌倒在樓梯上,居然就這樣達到了高潮。

「我果然是個蕩婦,居然這樣就……」休息片刻之后的陸雪琪再次起身,環顧四處昏倒的眾人,滿臉紅暈,目光在男子的下體不停地來回掃視。盡管已經昏睡過去,但陸雪琪那誘人的呻吟聲仍然激起了在場眾人的欲火,下體昂然挺立,目光最終定格在兩個男子身上。

看了片刻,陸雪琪不禁走上前去,來到一十一二三歲面前,媚眼向四周掃了一下,隨后便凝視著的下體,舔了舔嘴唇,俯下身去,滿臉紅暈的伸出玉手,在孩童的肉棒輕輕一握。

「呀!」陸雪琪被肉棒的尺寸嚇了一跳,原本紅暈的臉頰變得更加艷麗。

「或許我可以試一試,反正夫君也不介意我做這種事,更何況也沒人知道。

這已然睡死過去,而夫君則在后院的澡堂中,估計一時半會也回不來,只要我不叫出聲來,嗯,或者小聲點就可以了。」念罷,陸雪琪便將抱起平放到地上,退去他的衣物,被束縛中的肉棒完全暴露在陸雪琪的眼前。

「真是不合年齡的巨大,都和夫君的差不多了!或許還可以更大……」陸雪琪羞紅著臉,自言自語道,「我居然想一!我果然是個蕩婦!」只見陸雪琪跪在面前,玉手來回撫摸著那巨大的肉棒,片刻之后,只聽那「哦」的一聲,大量的童精噴涌而出,濺到陸雪琪那堅挺的雙峰上。陸雪琪用玉手沾起那童精往嘴里一送,低語道:「味道還不錯,不過這就完了?」低頭看了看那已經軟化的肉棒,頓時一陣氣惱,隨手將掃進桌底,便自顧自的將身上的童精舔舐趕緊。

「更熱了!」陸雪琪再次起身向柜臺的一老者走去。

陸雪琪走到老者身旁,遲疑片刻,便伸手將老者平放到柜臺后的地上,退去老者的衣物。

「老人家,就勞煩您替小女子降降火了!不過,也是便宜你這老頭子」陸雪琪望著那比野狗大一半多的肉棒,舔了舔紅唇,也不做其他動作,起身蹲在老者下體部位的上方,用玉手擺正那粗大的肉棒,「撲哧」一聲做了下去,整根肉棒完全沒入陸雪琪的身體。

「啊!就是這種感覺!」陸雪琪適應片刻之后,便開始飛快的聳動。

「啊!啊……啊……啊……嗯……嗯……哦……啊……」每次的全根沒入,直抵心房的沖擊讓陸雪琪欲罷不能,雙手時而握住巨乳瘋狂碾壓,時而抱著頭發瘋狂搖晃,身體劇烈的上下聳動著。

「啊!」又是一陣抽搐,交合處流出大量淫液,而陸雪琪則無力的趴在老者身上。

感受著體內那毫無變化、堅挺依舊的肉棒,陸雪琪癡癡的笑著,小嘴不禁吻了下老者那干癟的嘴唇上,隨后直起起身說道:「哦!真是個冤家。」粉嫩的腰肢再次開始扭動,隨后身體直接開始大幅度的上下聳動。每一次起身,讓肉棒退至穴口,隨后立即猛地坐下去。三四次的大起大落,配合一段時間屁股的劇烈扭動。

「啊!啊!啊!啊!好……好!就是這種感覺!真是……真是個……好……好冤家!啊……」瘋狂的陸雪琪早已把之前的顧忌拋之腦后。

只見,在一間漆黑的客棧之中,傳來一陣陣銷魂腐骨的呻吟聲。在客棧的柜臺后,兩具赤裸的身體交纏在一起。那絕代妖姬,雪白的肌膚透著誘人的紅色,傾國傾城的臉龐布滿春色,媚眼微張,嬌小的嘴發出陣陣呻吟聲。「啊……啊……冤家……」妖姬坐在一老者身上,瘋狂的聳動著,白里透紅的玉手抱住老者的頭部,把它深深的埋在自己拿碩大而豐滿、堅挺而誘人的乳房之中。

「啊!哦!來!來吧……你……你……你是……我的……啊!」呻吟聲在整個大廳中回蕩著,野狗道人原本設下的隔音法陣讓他對大廳里發生的事一無所知,而廳內昏迷的男子,下體無一例外,都濕漉漉的。

陸雪琪兩眼迷離,嘴里喘著粗氣,摟著老者的雙手顯得有些吃力。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泄了多少次?她不知道,自己在這老者身上馳騁了多久?但,她知道,自己得到前所未有的滿足。她知道,老者的肉棒依舊堅挺。

突然,老者的身體一陣顫抖,陸雪琪猛的一驚,松開老者,慌忙起身,隨后跪在老者面前,俯身,張口把那巨大的肉棒包裹進去。

「額嗯……額嗯……嗯……嗯……嗯……」陸雪琪吃力的吞咽著那期待已久的精液,喉嚨傳來陣陣刺痛,但她仍然堅持著。

伴隨老者身體顫動的停止,肉棒噴射的精液也停止了。陸雪琪無力的趴在老者身上,誘人的臉頰枕老者的胸口,喘著粗氣。迷離的雙眼望著那逐漸軟化的肉棒,晶瑩的舌頭時不時地舔著紅唇。被老者那巨大的肉棒撐大的私處,清晰可見晶瑩的液體不斷流出。

休息之后,陸雪琪緩緩地起身,媚眼迷離地望著那衰老的臉龐,隨后又看了看那已經變成蚯蚓的肉棒,不禁意興闌珊。

「只有一次嗎?」陸雪琪黯然低語道。隨后便起身,從柜臺后走了出來,隨手一會,老者已然穿好衣服,再次趴在柜臺上。

陸雪琪來到大廳中央,環顧四周,發現沒有什么可留戀的了,便繼續赤裸著身子,轉身向澡堂走去。

【完】

26188字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