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心江湖 被老板強行摁到辦公桌

  • 邪心江湖 被老板強行摁到辦公桌已關閉評論
  • A+
所屬分類:愛愛小說

九九視頻視頻精品?亂云飛渡?鄉村小說很黃很好看的?亂 色 小說 在線視頻?亂乩小說?亂 色?九九視頻熱線視頻?鄉野春潮?亂 色 小說女女?亂倫亂色小說?邪心江湖 被老板強行摁到辦公桌

邪心江湖

這晚郭靖又一次的親身帶隊巡視襄陽,一切都很平靜。巡視過后回到郭府,周志堅竟要辭行。

本是平凡上班族的志堅,不知什麼事開罪了上蒼,一覺醒竟已身處這個完全陌生的時代。先是遇上蒙古兵入村,然后是跟著難民逃命,接著是迷路,湖里湖涂的走到崑崙山脈一處高山。

或許是蒼天也有慈悲時,讓他在一個冰封的山洞里,發現數副骸骨,竟是一代邪神的花無缺與他的八位邪姬。得到包括「邪心訣」秘笈和遺書的一堆遺物。
遺書里先說了邪神前半生如何得遇奇人,創出「邪心訣」,然得淫行天下,成為一代邪神,也成了全武林不論正邪的公敵。最后正邪兩道竟破天荒的聯合圍攻,結果給身受重傷的他帶著八姬逃到此處,可惜最終傷重不治。

要修練「邪心訣」必需是個成年又全無內功的男人。這個必需正合周志堅。
他便依著秘笈修練起來。一般修練內功講求遁序漸進,但那「邪心訣」卻要一步登天,只要成就「邪心」便一步踏入先天之境。

也不知道「入定」之多久,在物我兩忘下突然靈光閃動,天先真氣源源從天靈百滙與腳底涌泉衝入,行走全身經運行不斷,最后聚於上中下三個田丹之內,直至實在容納不下,感到快要脹爆之時才慢慢停了下來。

邪功初成,志堅沒有馬上離開,反之花了很多時間依秘笈法門,修練各種武技,還偶有創造。

時間就是這樣子匆匆而過,直到自覺武藝大成時,已經過去了四年。這時的周志堅在武技上已是世間罕有,但「邪心訣」的下半卷關於淫術的技藝,卻一直沒機會嘗試,便離開崑崙。

這日來到襄陽時,聽到罪人談論大俠郭靖與丐幫副幫主喬峰抗蒙事蹟,才知知自己來到的不是什麼古代,竟是一個時空錯亂的群俠類世界。

過去他看了不少金庸武俠電視劇,常以當中女角為性幻想對象,其中黃蓉可能是最常的一位。所以他決定留在襄陽,希望一睹這里的黃蓉是怎模樣的。
參與了好幾場與蒙古軍的戰役,才知道這位郭夫人還在桃花島,根本不在襄陽。

深感失望又對戰爭撕殺毫無興趣的他,便向郭靖辭行,說要回江南家鄉一趟辦點家務事。

在郭靖眼里功力不在自己之下的周志堅,留在襄陽實是一大臂助,可惜他去意堅決,只好作罷,說襄陽城門隨時為他而開。

言談間,周志堅表示了對名聞江湖的桃花島甚有興趣,郭靖竟馬上寫了封寫家書說希望他能代勞送去,還說可以在桃花島作客游覽一番云云,忠厚老實的郭靖那想到擁有一顆「邪心」的周志堅,感到興趣的是他的妻女,現在有了這封家書,自可登堂入室。

其實周志堅這人嚴格來說并非奸邪之徒,就是比較好色。

初章桃花島篇一

剛過了中午,郭芙與大小武三人,正在桃花林里用心的練習今早新學的幾招劍法。平日里這個時辰,黃蓉都喜歡來過小睡,但今天沒有,因為桃花島上多了個客人──周志堅。

竹蘆內,黃蓉與志堅隔幾而坐,看了他送來的家書,黃蓉心里有點失落興難過,因為家書里只是療療數語,而且都是叮囑她,想辦法鼓勵這個周志堅,回襄陽成國效力。

反之見到了黃蓉的志堅心里可興奮得很,因為他終於見到了黃蓉,還近在咫尺,應是年過卅的她,竟然只像個廿餘歲的少婦。

其實短短的半個時辰的閒聊,志堅多次要運起「邪心訣」里的淫術功法,但他硬是壓下衝動,因為「邪心訣」講求一擊必中若失敗,那反噬很可怕的。意智異常堅定或功力比自己高強的便有可能避過,論功力志堅相信黃蓉不可能比他高,但身負九陰絕學而且精通「移魂」的她,意智絕不可能差到那里。

對付她必須把握到心神不定的一剎那,才有希望。

叮!黃蓉手上茶杯突然斷裂,一整杯熱茶全灑到衣襟上。

志堅一方面感激上蒼成全,另一方面把握機會「邪心訣」里的「邪心迷情」全力發動。

還低著頭用小手帕在胸襟抹來抹去的黃蓉,根本沒發現自己心靈深處已經中招。

「不如除咗佢。」志堅道。

聽到這話黃蓉一下子腦筋轉不過來,低頭繼續抺的問:「你說什麼?」
「我話不如除咗佢。」已經起來站到黃蓉身前的志堅答道。

「點解我要除咗佢?」口需然這樣問,但不知怎的沒有拒絕,便讓志堅順利脫去她身上那不算太濕的外衣。將那外衣丟到一旁,志堅便一把將黃蓉摟入懷,一雙手隔著小肚兜,溫柔地搓揉那雙玉乳:「呀…吾好…咁…」

志堅心里明白,上口上說吾好,身體卻沒半點反抗的黃蓉已受制於他的邪心訣。

「舒服嗎?」

「唔…」

「你也幫我舒服舒服。邪心江湖 被老」

志堅放開了黃蓉,脫掉身上所有,那又硬又粗又長的巨大陽根,在黃蓉眼前晃來晃去。

有點看傻了眼的黃蓉,心里七上八落的一片混亂。

「嚟啦。」

因為志堅的催促,本在發呆的黃蓉乖巧的張開櫻唇,又吸又舐又舔又吻的,對這巨根百般愛憐。想著待會兒自己的小穴,必然要受這巨物的抽插進,不自主就又是一股自穴心流出。

志堅合上雙眼,默默的享受著黃蓉口舌服務。

「雪雪」有聲的吸弄了幾分鐘,志堅一把將她推到椅上讓她坐好,脫掉黃蓉的褲子,挺著大,蹲跪在黃蓉的身前,黃蓉乖巧的張開雙腿,并用雙手撐起,來迎接他的巨物。

巨物來到穴口,也不稍做停留,龜頭剛侵入花蕊,便長驅直入,一下子深抵花心。黃蓉從沒被插得這麼深過,一口大氣差點喘不過來,待得巨物緩緩抽出時,才「啊……嗯」一聲,浪叫開來。

「好……好正呀………好好……正…呀!」

志堅開始輕抽深插,兩人在沙發上的姿勢又十分容易讓陽根頂到花心,這樣次次到底的刺激,直讓黃蓉美到心田深處,一陣陣浪水直流,口中浪聲不斷。
「好舒……服……好正……唉喲……頂到喇……啊……點會……咁…舒服……啊……好……好……好正啊……啊……啊……唔得……嚟……嚟喇……啊……啊……唉呀……嚟……嚟喇……啊……啊……好……」

志堅才剛不過抽動幾十回,黃蓉已經高湖了。也不去管她,繼續埋頭苦干,巨物仍然次次到底,干得黃蓉又叫:「你…你…好……勁……喔……好……深……好舒……服……啊……唔好……又…嚟…啊……我又……要嚟…喇……啊……啊……」

她越叫聲音越高,高潮時直是尖聲狂叫,志堅發現她很容易就會高潮。
「黃蓉…妳好啊!」

「係啊……我淫……我…………鎊我……繼續…鎊我……」這時黃蓉的一雙手緊緊的捉住志堅的腰,像怕他會逃走似的:「哎呀……好正……真係好好……正…周…周兄……我又…嚟……喇……」

志堅看她這樣淫媚可人,忍不住低頭親吻她的嘴兒,她伸出灼熱的香舌相迎,兩人吻得幾乎透不過氣來。親過香唇,志堅又去親她的耳朵,用牙齒輕囓耳珠,舌頭來回輕舐耳背,甚至侵入耳朵洞裡,黃蓉哪裡還忍受得了。

「啊……啊……」死叫,渾身發麻,陣陣顫抖,雙手緊緊的抱住志堅的背,雙腳則緊緊勾纏住志堅的腰臀,屁股猛挺,小穴騷水不停的流出,巨物進出時「漬!漬!」的響。

「周兄弟……我……又嚟……嚟喇……要嚟嚟……啊……啊……」她哼叫著,果然一股熱燙的騷水又噴冒而出,但是這回洩完身子,她再也沒有力氣去摟纏著志堅,手腳四肢懶洋洋的放鬆開來,閉著眼睛直深喘氣。

志堅略抬起身軀,低頭問:「點呀?」

黃蓉媚眼如絲,輕笑著說:「太正喇…你真係好勁!我…無力喇……」
「咁……妳唔要嗱?」

「要!要!」她急道:「我……只係……休息一下嘛……」

志堅看她得可愛,就把她翻過身子,變成伏跪在沙發上,他拿過兩個大靠墊讓黃蓉抱著,好令她趴得舒服一點。然后陽根從屁股后面再次侵入穴內,這種姿勢插得更深了,黃蓉從喉嚨深出發出「啊……」的輕喚,半回過頭來,瞇眼看著志堅,臉上帶著微笑,表情媚惑極了。

志堅忍不住又使勁抽動起來,陽根在小穴裡進進出出,龜頭菱子拔出來時便刮出一堆,一插入又直奔到底,死抵著花心,黃蓉沒曾這麼爽過,直翹高小巧的圓臀,好讓志堅能夠插得更舒服。

「好……好……天哪!……好舒……服……啊!?……又……又要…嚟喇…啊……今日……真係會…hi死…我……啊……」

她又完蛋了,美得她四肢百骸都要散了似的,也沒力再浪叫。志堅并不理她,自顧自的猛插著,雙手捧著她的美臀,眼睛欣賞陽根在穴口進進出出,突然一陣酸麻從馬眼傳來,他叫道:「我要射喇……」

黃蓉一驚,急忙說:「堅哥……快停……停呀……唉喲……唔好插…喇……快…掹番出…嚟……吾好射……嚟裡面……唉喲……唔好……求下你……」
志堅這時哪裡還管她,陽根正爽到緊要關頭如何停得下來,只插得龜頭暴脹,眼看精關就要不守。黃蓉見他絲毫沒有停下拔出的意思,又感覺到穴兒中的巨物更強更大了,索性夾動起穴肉,乾脆配合志堅爽到底了。

「啊!」志堅終於爆發出來了,他把陽根緊抵著花心,熱精「卜!卜!」的射出,幾天的儲備又濃又多,射得黃蓉美到穴眼深處,她本來就要爽死了,被熱精一沖,穴心一抖,也跟著丟了。

「唉喲……我都…嚟喇……堅哥……啊……啊……嚟喇……啊……」

倆人舒服到了極點。志堅順勢伏趴在黃蓉身上,溫柔的摟抱著她,黃蓉回過頭與志堅甜吻著,倆人閉眼休息了一會兒,享受著快樂的餘韻。

休息了一會,兩人剛整理好衣衫,大小武與郭芙便回來了。

深夜里,黃蓉整晚都躺在床上輾轉難睡,回想今日種種,莫非給下了葯?不像。移魂?事發前根本沒有看他相眼,不像……

想到遠在襄陽的丈夫,想到十多年的婚姻,不斷自責自己的下流無恥,竟與一個剛相識比自己還小著幾年的男子通姦。雖然郭靖的技巧不及他的高超,雖然郭靖的陽根不及他的粗壯…

就算是智比諸葛的黃蓉,怎會想志堅練至以慾迷心的「邪心訣」,竟可以虛空迷心,挑起她最原始的慾求?

漸漸地回想變成回味,自責變成,源源…

志堅進了房閂好房門,來到坐到黃蓉床邊。

「呀~」就在黃蓉到達高潮的一刻,看到一個身影出現身邊:「……係咪…你…」

志堅將還在高潮餘韻中的黃蓉緊擁入懷:「係呀,係我呀。」

「點解會點?你係吾係對我落咗藥?」黃蓉一邊享受著志堅那一雙溫柔的手在身上的輕撫,一邊問。

志堅想不到中了「邪心迷情」的黃蓉還是理智如斯。

「因為我愛你。」

「因為你愛我?」

聽到志堅說愛她,黃蓉心里甜甜的,好像回到少女時代的感覺。

「有聽過花無缺同邪心訣?」

「花無缺?尼個名好熟,等我諗諗…係咪三百年前,一代邪淫帝君花無缺?」
志堅暗讚她果然學識淵博:「邪心訣就係佢自創神功,專練心神,生死對決時都可以攻敵心靈,要奪好蓉兒芳心,自然係馬到功成。」

「好似移魂咁?」聽到志「移魂只係騙術,點可以同直指本心既「邪心訣」比較!我問你嘞,咦家你咩都知哂,你憎吾憎我?」

「…我應該憎你,但係真係憎吾到,點解咁?」

「因為你愛我囉,係真心真意,發自本源咁愛我。」

「你搞到我咦家咁,以后點面對郭靖同芙兒?」

「我無要你拋夫棄女吖,繼續做你既郭夫人,將來會點將來先算啦。」
「唉…唯有係咁啦。」這一聲輕嘆,表示了黃蓉的失望也代表了她完全接受了自己愛上了志堅這事實,不論原因。突然想到什麼,問:「邪心訣咁厲害,咁世上邊有女人逃得出你魔爪?」

「哈哈哈~原則上係,只要好似我對你咁,動咗真心,你就逃吾出我既魔爪。」說著志堅便伸過一雙魔爪「抓」住了黃蓉的一雙美乳。

「唔~」舒服地享受著志堅那雙溫柔的「魔爪」的搓弄:「諗吾到我會愛上個會四處留情既花心淫魔。」

「咁你就認命啦。」

「早就認咗啦~唔~」

嘴又一次給志堅吻上,兩人彼此熱吻,這刻的黃蓉身上只剩內衣,很容易便被志堅探手里面,輕薄的摸索著、握揉著她胸前的那一對不算小的肉球。

互吻了一會,黃蓉又一次赤裸裸的,志堅讓她跪爬在床邊,好讓他邊插邊欣賞那圓俏的屁股,。

黃蓉的淫穴早就黏溼溼,等的就是那花心上被點點頂撞,陰戶給塞得滿滿的感覺。

只不過插了廿餘下,她便忍受不住,媚眼一閉,小臉往上仰起,「啊!……」的一聲浪叫,來了高潮,丟精了志堅放開黃蓉的屁股,讓她轉身過來,她卻一把撲在志堅懷裡,雙雙睡倒在床上。倆人正面相擁,陽根很容易就找到小穴口,屁股稍一用力前挺,又是全根盡沒,直達花心。

「啊呀…老公……又……來嚟?……人哋……唉喲!……好舒……服……好……深……啊……」

「我同郭靖……邊個好啲?」志堅問。

「你好……你最好……老公……鎊得我……最……冧……」黃蓉口不擇言,浪態百出:「啊……鎊我……啊……好好哦……啊……又嚟喇……又……又嚟…喇…啊……」

黃蓉又洩了一次,巨物直進直出,不守精關,就在黃蓉又要高潮之際,腰眼一麻,知道要了,他說:「好蓉兒…我…都要…射喇…」

黃蓉聽到他的話,馬上雙腿高高舉起,扣著他的腰,淫穴緊貼陽根不肯放鬆,再沒有要求志堅不要射在裡面,反而熱情的迎接熱精的到來。

「啊!啊!」倆人同時叫著,摟得死緊,都洩了。

這晚黃蓉光著身體擁著志堅入眠,那幸福感甚至新婚時都未曾經有過。

這天黃蓉醒來時不見了志堅,便走向桃花林。果然大小武、郭芙還有志堅全都在這里。

師兄妹三人正聯手與志堅,一招一式有攻有守,看來他們進步了不少,但那志堅輕鬆週旋於三人之間,單憑一雙肉手,或拍或點,全無成規卻又混然天成,每每在最后一刻才避開來劍。

黃蓉自問若沒有打狗捧在手,雖也不敗給三隻小鬼,但要像志堅般輕鬆從容,實在沒法辦到,就算是郭靖在身手招式上也有所不及,要勝過他或許只有憑那剛猛無匹的降龍掌法。

不知不覺間昨天的一幕幕淫戲在腦子里重現…

「娘親!」

「嚇?」給郭芙叫醒的黃蓉,從回憶中回來才發現幾人已經罷斗,正圍在自己身邊。

「娘親,你係咪吾舒服?周大哥同你講嘢呀。」

「我無事,尋晚瞓得吾好啫。」為自己失態有點尷尬,只偷看了志堅一眼問道:「不好意思,我沒聽清到,周兄弟有什麼事嗎?」

「周大哥話聽日就走喇。」郭芙搶著道。

「咁快?」聽罷黃蓉竟衝口問。

「我都想多留幾日,可惜重要去一次太湖。」

「哦,有緊要事,咁我就吾留你喇。」語氣充滿了失望。

「難得來到聞名江湖既桃花島,吾知可吾可以四圍睇睇?」

「好呀,我帶你去后山的落英亭吖,果度可以睇哂全個桃花島架。」又是郭芙搶著答。

「小鬼,今日功課練完了嗎?大武小武同我好好睇住佢,咪比佢偷懶。」
「係,師娘。」大小武。

「你哋開始啦。」這次黃蓉搶在郭芙撒嬌前下令,道:「周兄弟,落英亭確係桃花島應到之處,請跟我嚟。」

落英亭里,志堅擁著黃蓉熱吻,志堅的右手在她的背腰到處摸索著,越來越放肆,后來更往前胸襲來。

黃蓉首先感到左乳被一隻怪手揉動著,急忙伸手來推,那怪手卻又往右乳摸去,這樣左右游移,躲也躲不掉,嘴巴又沒辦法發出聲音,終於放棄掙扎,任他輕薄捏揉,心頭一陣美意,小陰戶不由得更加水汪汪了。

伸入了上衣里面的右手,將黃蓉的左乳拿在手裡.拇指和食指便捏住黃蓉的乳頭,志堅輕輕的捻動,黃蓉站抖不已,承受不住,唉叫起來。

「嗯…吾好……老公……吾好…嘛…唉呦…吾可以……我要返去喇……放開……我嘛……」

志堅才不理她,繼續挑逗。

「吾好……吾好嘛……啊……放開……」

乳尖上傳來一陣陣的酥麻,志堅所帶給她的快感是丈夫所不能的。

「輕……輕啲……嗯……舒服……嗯……」

志堅乾脆掀起上衣,整個飽滿的左乳全部曝光了,細嫩的白肉,粉紅小巧的乳暈,小豆豆受到挑逗而正挺硬抖動著。黃蓉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而且志堅一掀開上依,便張口含住乳頭,更舒服的美感迷惑得她七葷八素,根本也不愿反抗了。

志堅將左乳含在嘴裡,又開始打右乳的主意。右手往她腰間一摟,空出左手來,便往右邊乳房探去。

這時的黃蓉任他輕薄,滿臉春意。

「嗯……嗯……哎呦……啊……」黃蓉輕哼著。

志堅牽起她的手,慢慢的,放到陽根上面。

「啊呀!」她嚇了一跳。

志堅讓她站起身來,黃蓉伸手將他的陽根從掏了出來,一看之下,便伸出食指輕輕地觸弄龜頭馬眼,陽根立刻調皮的一上一下跳動起來。

「不如除衫吖,我想…」

黃蓉嬌羞的站起來,湊起小嘴輕吻了志堅一下,羞羞的脫去褲子,便馬上坐到臺椅上。粉紅小巧的內褲繃滿在豐滿圓滑的臀肉上,比全部脫光了還更加要迷死人。

志堅把自己先剝得光溜溜的,然后側坐到黃蓉旁邊,摟著她說:「妳仲未除哂喎!」

黃蓉撒嬌的說:「我吾除喇!」

志堅笑著說:「咁我幫囉!」

伸手便去扯拉她的褲頭,她任由他脫下小小的三角褲,待他脫完,突然撲身到志堅懷裡,抱得緊緊的。

志堅見她又騷又憨的嬌態,輕捏著她的臉頰,哄慰著說:「你好靚,真係好靚.」

對於志堅的讚美,她還真的很滿意,笑著吻志堅,志堅手指頭又不安的在她身上摸索起來。

志堅在她乳房上揉弄了半天,突然向下襲擊,到了盡頭的時后發現濕答答黏乎乎的一片,於是輕逗著那敏感的蒂兒問:「很淫呀,你。」

黃蓉哪裡受得了,舒服的屁股直搖,說:「你…」

志堅故意作弄她,手指突然侵入,黃蓉緊張的抓緊他的手,叫道:「啊呀……輕啲……啊……啊……」

敏感的陰戶給志堅撥弄得她渾身不自在,她張大嘴巴,卻說不出話來,只是「啊……啊……」的叫著。

「吾好…啊……啊……吾好…撩我……呀……我……受…吾住…喇……啊……」黃蓉不停的叫著。板強行摁到辦公桌

志堅放開了她,讓她躺到地上,說:「受吾住?等我惜番…」

黃蓉知道她說的是甚麼意思,連忙拒絕:「吾好!吾~」

志堅分開她的粉腿,陽根頂住陰門,輕輕的在陰唇陰蒂上磨動。

「啊…啊……我吾要……老公…放過我…好嗎…我幫你……用手………」
志堅不理她的提議,張口又含住她小巧的乳頭。黃蓉更受不了了。

「啊……啊……」

志堅繼續讓和穴口只輕輕的接觸,問:「吾要?係咪吾要?」

黃蓉閉上雙眼喘氣,不肯回答,但是下身卻在偷偷的挺動,穴口一張一合的顯然想迎接陽根的進來。

志堅見黃蓉不肯回答,身體一翻,將她扶到自己身上,仍然頂著小穴口,卻不動了。

黃蓉又羞又急:「衰人…搞到人哋吾上吾落咁……」

說著便抬起粉臀,將穴口觸準陽根,略略的往下沉坐,穴兒含住龜頭,黃蓉感到龜頭磨著陰唇,十分舒服,忘情的再向下一坐,巨物應聲而沒,啊…的一聲叫起來,原來她忘了志堅的陽根比郭靖的長得多粗得多,一下子坐到了底,直抵花心,脹得陰戶滿滿的。

志堅見她被自己逗弄得浪態橫生,竟然主動的來套陽根,而被巨物直插到底的模樣彷彿承受不了,知道郭靖必然沒有自己粗大,不免大為得意。屁股輕輕挺動,問:「點樣呀?蓉兒。」

「啊……吾好郁…吾好…郁……」她蹙眉說:「太……太……深了……」
她停住了好半嚮,才呼了一口氣出來,說:「你…好長哦……」

「長吾好咩?」志堅說:「妳郁下會重舒服!」

她左扭右扭,總覺得使不上勁。

志堅於是教她蹲坐起來,像青蛙一樣的趴在身上,才容易扭動屁股。她跟著學起來,早已不顧得害羞,粉臀很輕快的扭晃擺動,小穴套著堅硬的陽根,舒服的一直叫:「好舒服……插……得好深……啊……好正……」

志堅低頭看去,見到豐腴的肥穴將巨物上下吞吐著,從穴口飛散出來,黃蓉胸前渾圓的乳房也跟隨著動作上下跳動,志堅伸手雙雙接住,黃蓉臉蛋后仰,半閉著媚眼,兀自享受著美妙的感覺。

「唉呦……啊呀……好正…啊……」

這種深插的姿勢,她從未試過,真讓她舒服得就像要飛上天。

「…舒服…好舒服…老公……好正……啊……」她不停的叫。

誰會相信這是江湖上第一大幫幫主,更是一代大俠的妻子?

「好……深……好過癮……啊……嚟下……又…到底喇……啊……好好哦……唉……點解…咁…咁舒服……天哪……咁樣……啊呀……好舒服啊……」
志堅看她騷得有勁,也努力上挺,好插得更深。

「天哪……好爽……好正啊………都好攰啊……」她突然身子一軟,僕倒在志堅身上。

「老公……我……攰…死喇……」

「攰喇…好正係吾係?」

「嗯……」她說:「你好厲害。」

倆人休息一陣,大陽根仍然套在又緊又暖的穴中,黃蓉說:「老公呀…我郁到腰酸背痛,換你為蓉兒服務一下?」

志堅翻過身來,撩高黃蓉的玉腿,揚起巨物,說:「好吖,等我嚟服侍下你喇。」

說完「滋……」的一聲,巨物重新被小穴吞食。

志堅輕抽狠插,黃蓉美得浪叫不已:「啊…老公……插死…我喇……好深啊……好正啊……」

「郭靖插得有咁深嗎?」

「無…無……老公…你插…得最深喇……啊呀……好正啊……啊……再……再用力……我快…到喇……啊……啊……」

黃蓉浪態可掬,浪叫連天,引得志堅更加用勁,死命的插著。

「啊…老公…老公……啊…啊……好老公……插死……我喇……」

黃蓉又一次被他推上頂端了,她抱緊志堅,下臀配合著猛挺,感覺穴心陣陣顫抖,失聲叫道:「我到喇……相…公…啊……嚟喇……我死喇……啊……無喇……」

叫的同時淫穴里一熱,浪水直沖而出。

志堅知道黃蓉洩了,正在得意,忽然腰身一麻,龜頭突突脹大,不禁說:「我…我……都要…射喇……」

黃蓉突然一驚,雙手奮力將他推開:「不要……!」

他莫名其妙的翻倒在黃蓉身邊,問:「怎麼了……?」

「吾好…吾好……射在裡面……」

「尋日都可以,點解今日吾得?咁…我射去邊?」

黃蓉沒有問答,卻張開櫻唇,將龜頭含進嘴裡,右手握著桿子,上下套弄起來。

志堅受寵若驚,剛才其實已經到了緊要關頭,只不過活生生被中斷,現在快感又延續回來,精關一鬆,熱滾滾的陽精就噴灑出來了。

黃蓉沒想到他來的這麼快,「唔」了一聲卻沒有吐出陽根,直至志堅全部射完了,黃蓉將滿滿一口的熱精慢慢的吞下肚里才放開口。

志堅也想不到,黃蓉會這樣做。看來自己的「邪心迷情」果真非比尋常。
那晚飯后,各人便回到自己的房間,當然志堅去的是黃蓉房,不過是偷偷的去。

這晚郭芙不知怎的感到心煩,腦子里全是志堅。在桃花島長大的她,最親近的男性除了父親就是大武小武,其他的大多是丐幫弟子。大小武對自己有意,十五歲的姑娘當然是明白的,但總覺他們久缺了什麼似的。

但今天桃花林一戰,她知道了,那是男子氣概,志堅的一舉手一投足深深印在了她腦海里。

但是明天他便要走了,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見。

突然靈光一閃,想到智比天高娘親一定可以替她想個辦法的,雖然感到有點難啟齒,但總比現在這般難受的好。

推開房門的一剎那,郭芙整個呆了,張大了口卻不懂得叫。因為眼前赤裸裸的擁吻在一起的,竟是自己的母親和剛剛暗戀上的對象周志堅。

雖事發突然,但兩人都是反應絕佳之人,黃蓉出手點了郭芙的穴道,并將她拉到床上放好,志堅則快而輕的關門上閂,兩人竟像事先相量好的配合得天衣無縫。

「點算?」志堅問。

黃蓉憐憫的看著受驚而不安的女兒,反問:「你有咩打算?」

「蓉兒,方法係有一個,不過…」

「不過怕我為難,係咪?只要你真心就得喇。」志堅未說完黃蓉已接上,邊解去郭芙穴道邊慢慢的繼續說:「芙兒吾駛驚,乖乖聽話就得喇。」

黃蓉繼續的撫摸,竟吻上郭芙嘴唇,還用手挑起裙子,隔著小內褲磨擦著女兒陰唇。

「呀~」還是處女的郭芙那受得起這樣的刺激?情不自禁的叫了出來。
又爽又怕的郭芙,全無抵抗的給黃蓉脫過清光,還擺了個跪坐的姿勢。
身為男人的志堅也要配服她的決斷力,他明白黃蓉這樣做就是把母女兩人的命押在他的「邪心缺」之上。

看著郭芙一雙大乳和羞愧的表現,志堅跨下陽根又挺起來了,慢慢走到郭芙面前,她想要后退避開,但給黃蓉按住。

志堅便用雙手搓揉著她的一雙豪乳,:「想吾到芙兒身材咁勁。」

「唔~」前所未有的獨電感,由志堅雙通過自己雙乳傳遍全身上下,黃蓉則拉著郭芙左手輕握住志堅的巨物,領著她套弄起來。看到女兒沒有抗拒,便在她耳邊輕說:「芙兒,對奶好大啊,比娘親大好多喔,嚟~幫周大哥吹吹蕭。」
聽到自己親娘說這淫話,郭芙心里竟沒半點驚訝,好像這是理所當然的。張雙眼,看到面前那巨物,才嚇了一跳,羞答答的嬌吟:「娘親呀~女兒吾識…吹…蕭呀。」

「乖女記住喇,「吻、舔、含、吞」五字就係吹蕭入門。自己試下。」
郭芙想了一想,便拉著志堅陽根到她的小紅唇上,她吻著龜頭和用舌頭舔了一下馬眼,然后偷望了志堅一眼。

看到志堅身子震了一震,一面舒服的表情,便大著膽子將龜頭含進她又暖又濕的口里。在黃蓉一旁的指導下,郭芙慢慢的搖頭套弄,吸綴著陽根,舌頭還纏繞著龜頭舔著。

「嗯~~~係咁喇~~~芙兒~~~就係咁樣~~~喔~~~你好厲害喔~~~」享受著處女口舌服務的志堅道。

而這時的黃蓉已伏到女兒身下,用舌頭在女兒小穴裡舔來舔去,口含巨物同時經不起娘親舌功的女兒,要得「嗚嗚」的叫起來,不一會竟到了高潮,一股噴到黃蓉滿嘴滿面。

因為高潮發軟的郭芙,吐出了口中陽根,躺了下來。雙腿馬上的給志堅分開,濕漉漉的陰戶盡現眼前。

黃蓉看著志堅點了點頭,志堅便慢慢的一點一點往郭芙小穴插進去。

「啊~~娘親~好脹~痛~~我受吾住喇!~喔~太脹~吾好喇~」未經人事的郭芙,自然反應地弓起了上身,還伸手要將志堅推開。

「乖芙兒,放鬆啲,第一次係有啲痛,不過吾痛過點知快活呢?其實周大哥已經好溫柔,你試下求下周大哥可吾可再溫柔啲。」

「唔~周大哥可憐下…芙兒…芙兒真係受吾住喇。」

志堅還可以怎樣,只好慢慢拉出再插進,在肉洞口輕輕磨擦著,這時黃蓉的手溫柔的在女兒雙乳上畫圓,用舌頭舔著女兒的奶頭來增加她的興奮。

過了一會志堅慢慢的加快了進出速度與力度

「唔~唔~唔~」開始適應被插的郭芙,跟隨著志堅的抽插發出唔唔聲。
「芙兒,周大哥要嚟真架喇,你忍住。」

「唔~」郭芙緊閉雙眼,點了點頭剛表示預備好,志堅便一下用勁插了大半支陽根入小穴里,雖然還是脹痛無比,但郭芙還是忍住了沒大叫,默默承受著志堅比較認真的抽插,漸漸適應陽根的粗狀,還開始感到絲絲快感:「~喔~喔~喔~~周~大哥~~啊~~好爽~~原來~原來畀人~鎊~~係咁~舒服~你鎊到~~芙兒~好舒服啊~~喔~~喔~~」

聽郭芙發浪的淫語,志堅放心的加強攻勢。

「~大哥~~快啲~~再快啲~~~啊~~~再深~~~再深啲啊~~~啊~~好舒服啊~~喔喔~~喔喔~~~」

聽著郭芙蕩婦般的叫床,看著自己情郎抽插著自己親女兒,黃蓉心里竟有一絲絲興奮,淫穴還發起癢來。為了止癢,竟趴起身張開雙腿掛過女兒的頭,淫穴在女兒嘴巴上磨擦,輕輕的呻吟。

黃蓉趴在郭芙的頭上屁股挺起,志堅看著她的屎眼一張一開的開合,邊干著郭芙邊趴下,用手按著黃蓉屁股,舌頭在她屎眼不停舔著,黃蓉呻吟得大叫了起來。

「啊啊~好~相公~~就係咁~~好爽啊~~再舔深一啲~啊啊~~~」
「啊啊~~大哥好~厲~害~我就快爽死喇~~~鎊死我喇~~~啊啊啊~~~要死喇~~我要死喇~~~喔喔~~~喔喔~~~」

郭芙高潮過后,志堅抽出陽根塞到她的乳溝,開始干起她那雙的乳房,過了不久就射了,精液射在黃蓉的屎眼上,精液慢慢的向下流,流到黃蓉的淫穴口和郭芙的嘴唇,郭芙沒有停下來,還舔著黃蓉的淫穴,喝下了不小和精液。
看著一雙母女一副樣的玩著,黃蓉用手緊按著屁股,使得屎眼張開了一個小洞,她轉個頭來用渴望的眼神望著志堅呻吟著,好像叫他快來干她的屁洞。
如此挑逗,誰可抗拒?志堅剛射完精半軟的陽根,立馬的又站起來了,從后對準屁洞插了進去抽插了起來。

「啊~~相公~~~好爽啊~~~用力~啲~郁~快啲~~~啊啊~~~好相公~快鎊爆我~鎊爆個屎眼~~~快~~啊~啊~~好舒服啊~~啊啊~~」
「啊~好蓉兒~個屎眼好~緊啊~~好好鎊~好舒服啊~~啊~~」

「喔~~相公~~快~~快啲啊~~啊~~~吾好停~~繼續~~啊~~~~喔喔~~喔喔~~」

從高潮回過神的郭芙,這時趴黃蓉身邊,排在一起挺起屁股,用自己手指在旁邊干弄小穴著,我一面干著黃蓉,一面用手指插入郭芙的屎眼里,進進出出的玩弄著,讓她發出迷人的呻吟著。

「啊啊~~大哥~~屎眼好痕啊~~~啊~~~人哋仲想要喔~~喔~~你吾好凈係~鎊娘親吖~~都鎊下我吖~~~喔喔~~~喔喔~~~」

「喔~~大哥吖~~芙兒~芙兒好痕啊~~大哥~仲未係~芙兒度~射過~芙兒~好想呀~大哥~啊~~我要~我要呀~~~鎊我啦~~鎊我~屎眼啦~喔喔~~」

「~啊~相公~~我都~差吾多嘞~~啊~~你~就鎊~鎊~下芙兒~你~~~去鎊佢~鎊佢~~~啊啊~~~啊啊~~~」

志堅也想不到黃蓉竟愿,將享受放棄讓給女兒。他奮的多插幾下道:「好啦~大哥~嚟鎊你~鎊你~啊~好緊!」

志堅抽出黃蓉屎眼里的陽根,扶著郭芙屁股,對準淫穴正要進入時。郭芙嬌吟急道:「喔~大哥~鎊屎眼先~~芙兒屎眼都好痕呀!鎊完屎眼再鎊閪!~喔喔~啊啊~」

郭芙這個提議,志堅全無異議,一下陽根插入比她處女穴還要緊的屁洞,但這次她只是叫了兩聲便懂得放鬆直腸括約肌,享受著志堅巨物的進進出出,淫穴還因興奮不斷地流著淫出。

「啊~芙兒~大哥~要射啦~啊~~等一陣再鎊你前面~~再射係你個閪度~啊~~我要射啦~~~啊啊啊啊~~~」

射完后志堅趴在郭芙身上喘著氣,而陽根還插在她屁洞里面,屁洞一收一放夾得好舒服,每次屁洞收縮,像要把精液每一滴也吸光。

這個晚上,三人一直輪著干穴干屁眼,直到整張床上滿是精液和,兩女都各來了三四次高潮…

幸好志堅邪功深厚,否則便有給這兩母女變成的淫娃蕩婦猹乾的危險。
【完】

圖片源于網絡 本文來源:中國政府網 不代表本站的觀點和立場。邪心江湖 被老板強行摁到辦公桌